欢迎访问 民宿网!

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周末住哪 > 正文

布达与佩斯,国外订民宿,热情的匈牙利人民

    时间:2019-04-12 13:55:31 来源: 作者:  点击:0

  布达与佩斯,听起来像志明与春娇。哦不不不,我要说的是武昌与汉口,2018年最后一天,我穿着在巴黎从来不穿的长羽绒服,把自己裹成一颗粽子,游荡在布达佩斯的街头,经历、观察、思考。想象假如自己生存在此地,生活会被塑造成一种怎样的形状。尽管全球化逐渐削弱了旅行的意义,但以一种“过客的身份”去观察当地人已经“固化”的生活,总能获得一种侥幸的快感。例如这五天四夜的旅程让我明白,自己几乎不会选择在此工作生活,因此便更加珍惜当下的每分每秒。


  如果说照片是对建筑降维的结果,即从三维变成平面,那么旅行就是逆向的升维,让身体产生实际位移,看看那些曾经在二维空间里凝结的想象是否能够获得验证。类似地,语言对思维来说也是一种降维,语言可以反映思考的结果,却永远不可能完整还原思考的全貌。那么游记是什么呢?游记是我在立体的世界里行走,期间连绵的思绪所降维的产物,是你现在肉眼所见的,化成图片和文字的存在。

 

  这是为数不多的几乎没有准备的一次旅行,机票、住宿和攻略,都要感谢小伙伴们的操心。2018年12月30日晚上23:30,飞机抵达李斯特机场,坐上机场大巴E100,我才想起要确认旅馆地址。翻看邮箱,发现前一天晚上房东在网站系统里面的留言,完全没有回复。按照邮箱里面留下的电话打过去,第一遍,没有人接。脑海迅速闪过几个念头,看见车窗外飘过的机场酒店Logo闪烁,决定再试一次。

 

  大概3分钟的等待音后,终于接通了。一个带着东欧口音的男声:“Hello?” 礼貌中夹杂着一丝怀疑。“请问是Hanas apartment的主人吗?不好意思,我们现在才抵达机场。请问要怎样才能拿到钥匙呢?”一阵沉默,然后是一句:“Oh my goodness(哎呀我的天呐!)!” 我瞬间明白大概是什么情况了。对方接着说:“我昨天给你们打了电话,一直没有回复,所以我把预约给取消了。”回想起来,我当时以一种连自己都惊讶的淡定口吻说:“那请问我们现在可以再次预定吗?”对方又说了一遍“oh my goodness” ,然后说道,“可是,我现在在城外呀。”我继续用让自己讶异的淡定语气说:“好的,那么请问您的公寓附近大概有什么酒店呢?”电话里的人沉默了几秒,突然问道,“你们大概还有多久到市中心?”我看了看大巴前方的电子钟,“大概还有30分钟吧。”然后我听到这个声音说,“好,你们到了公寓门口以后不要动,我现在回来接你们。”如、此、热、情、的、匈、牙、利、人!

 

  我们都为这种意外的友好所震撼,看着夜里独自驰行的E100机场大巴,电子钟显示,已是0:05。入住时,房主说,考虑到是年底,周围酒店可能都被订满了,为了不让我们露宿街头,他还是决定回来一趟。类似的事情还发生在布达佩斯的餐厅。从国会大厦参观后出来,带着手提行李的我们已经饥肠辘辘。手机告诉我们,步行7分钟距离的Hungarikum Bisztro评分非常不错。走到门口,发现隔着一扇玻璃门的店员在店内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笑,指着门外挂着的“Fully booked(预定已满)”的牌子。

 

  虽然心里已经开始打退堂鼓,但我还是打算在门口再看一看餐牌和价格。身边经过一对放慢步伐的香港情侣,女生迟疑地想要看看,男生说,好似仲未开店喔(好像还没开店哦)。我几乎是下意识地用粤语接话说,店已经开了,只不过已经预定满了。他们愣了一下,笑着说了多谢,就迅速逃离了现场。哈哈哈哈,在东欧街头还能遇见用粤语接话的人,想来肯定也是把他们吓了一跳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