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 民宿网!

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特色产品 > 正文

返乡创客 “互联网+”时代新农人

    时间:2019-04-11 14:24:03 来源: 作者:  点击:0

  曾几何时,走出农村,到大城市立足是很多青年人的梦想。而一度,不堪忍受大城市的高房价、高物价,又有很多青年离开大城市回到家乡。对很多青年人来说,人生的轨迹几经变迁,又如此类似。

  而在当下,在大众创业,万众创新的时代,很多青年又把创业的地点瞄准了家乡。一股浩浩荡荡的“返乡”潮流在全国的年轻人中蔓延开来,返乡创业成为很多青年人的选择。只不过,在互联网+的时代,青年返乡,不再是“逃离北上广”的无奈,而是用新思路、新视野审视个人发展与家乡发展之路。用电商平台销售特产、做特色民宿、帮助家乡发声……返乡青年们用自己的智慧和才华,立足家乡创业,将个人奋斗与家乡建设紧密联系在一起。

  从“创业之星”到“村淘”合伙人

  陈强是一名24岁的福建古田县青年。在大学期间就开始了创业经历,他曾经和同学们一起创办了“集美大学出游策划工作室”,瞄准各个班级社团对组团出游的需求。之后又尝试和伙伴们在网上销售安溪铁观音茶叶,还曾经在“创青春”福建省大学生创业之星评选中获奖。

  但由于缺乏经验、资金不足、合作伙伴意见分歧等原因,几次创业都以失败告终。经过一段时间的休整,一次运送橙子回家售卖的契机,让他再一次找到了创业的热情。

  “经过一整天的售卖,我打算在便利店里吃碗泡面休息一下返程,毕竟这一天的行程也接近三百公里了。带着喜悦和轻松,手上泡面热气腾腾,心里满满都是幸福。忽的一下,一张海报出现在我眼前,它就静静地贴在墙上让我去发现。海报的内容是阿里巴巴招募农村淘宝合伙人!”


  陈统奎(中)在“天天向上”节目上介绍火山村荔枝  回家之后在网上一搜索,关于“村淘”的信息就出现了。“阿里是如何介绍村淘的呢?三大战略之首!第一是农村淘宝,第二是大数据,第三是跨境电商。可见阿里集团对农村市场的重视。既然有大背景和好舞台,我就也去报名吧!”陈强决定。

  经过线上考试,线下笔试和面试,再顺利通过试运营,陈强成为古田县莲桥村的农村淘宝合伙人。

  古田县位于闽中偏北,有“中国食用菌之都”的称号,有70%的农村人口从事食用菌生产。而陈强的村淘站,也正是销售古田农民人工栽培的新鲜白木耳。

  经过一段时间运行,村淘生意不错。陈强信心满满,要在村淘的路上继续走下去,将古田特产销往全国,让更多人知道。

  “能够回家创业,还能和父母在一起,还有什么比这更好的呢?”陈强只是众多返乡创业人群中的普通一员。在政府大力推动大众创业、万众创新的当下,电商的蓬勃发展与当地特色产品的对接,也成为了解决就业,吸引年轻人返乡的最好手段。

  “互联网+品牌农业”

  这些“有知识、懂科技、会经营”的“80后”、“90后”返乡青年也被称为“新农人”。他们是伴随互联网长大的一代,骨子里根植着互联网基因。相对传统的农民,他们善用微博、微信、社交媒体等各类互联网工具和媒介,用来获得信息、交流、建立圈子。而互联网也成为新一代返乡青年的利器。他们从城市回到乡村,带回了农业经营发展的新理念、新模式,正在悄悄推动农业发展方式转变。

  返乡青年多数是“跨界”而来,他们的视角多集中在营销和推广层面。近年来有代表性的农产品销售案例,不少都显示出返乡青年的新营销思路。

  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《关于支持农民工等人员返乡创业的意见》,提出了降低返乡创业门槛、落实定向减税和普遍性降费、加大财政支持力度、强化返乡创业金融服务和完善返乡创业园支持的五方面政策措施,以推动农民工等人员返乡创业。于是,返乡创业浪潮一波接着一波。

  阿里巴巴农村淘宝事业部资深总监孙利军表示,为了让农村淘宝合伙人更好创业,阿里巴巴提供统一的电脑、液晶电视、门头设计,宣传板、易拉宝等,并安排免费培训。“随着农村淘宝合伙人越来越多,农民开始享受到城里人的生活品质。此外,通过阿里的布局打开物流通路后,还能将当地农产品卖出去,增加村民收入。更重要的是,随着越来越多的村民返乡创业,会逐渐衍生出围绕农村淘宝产生的生态圈,提供更多的创业、就业机会,从而让更多年轻人返乡,扎根农村。从而解决留守儿童,空巢老人等农村的民生问题。”

  建设有尊严的美好乡村

  曾经有一则新闻,年薪百万的企业高管放弃高收入的工作,前往终南山,改建一间土房,开始了隐居的生活。一时间,这一事件引发网络大讨论,有人不解,有人佩服他的勇气,更多的人“心向往之”。

  的确,在很多村里人纷纷外出打工谋生的同时,而紧张忙碌的工作重压下的都市人又渴望能在闲暇时到乡间流连,体验清风、鸟鸣、炊烟的田园生活。

  返乡青年既熟悉、了解家乡的一山一水,也懂得都市人的心理和诉求。因此,他们也在思考,我们是不是可以通过巧妙的环境营造,来还原这种生活化、诗意化、感动化的场景,把家乡建设得更美,吸引更多城里人来呢?很多返乡青年率先做出了尝试。

  陈统奎就是其中颇有代表性的一位。他曾经是《南风窗》的一名时政记者,2009年9月20日,他来到台湾的桃米生态村,那里的见闻令他震惊:生态优美的桃米村,地震前曾被称为“垃圾村”,但因为拥有一群愿意改变的村民,最终变成了一个魅力之村。陈统奎深受震撼,2009年11月,他回到老家——海南岛海口市火山口地区的古村“博学里”。

  在村民的支持下,选举产生了博学生态村发展理事会,跟政府争取了一些资金,组织村民铺水管、电网、铺路,风风火火地开启了整个村庄的再造之路。

  “有了水有了电,最终是为了要赚钱啊”,陈统奎意识到,没法让村民过上好日子,再造故乡是空谈。

  他想到了民宿,创办了“花梨之家”。花梨之家的名字来源于院子里栽种的200多棵盆景,而尤其以海南黄花梨树居多。他和弟弟在花梨之家里种了两棵凤凰树,花开的季节,鲜艳热烈。他们还在院里种了十多种水果,菠萝蜜、凤梨、柚子、莲雾……甜美的香气吸引着远道而来的人们。博学村是远近闻名的养蜂村,陈统奎还请来韩国艺术家,在村里住了20多天,在村头村尾留下了很多关于蜜蜂的雕塑。他希望以后人们提到蜜蜂,就能够想到海南岛上有个“蜜蜂共和国”。

  如今,博学村已然成为了一个乡村休闲胜地。

  现在,他又创立了“火山村荔枝”品牌,带领返乡大学生团队,出售村里不使用化肥、不使用除草剂、低毒低度地使用农药的古法种植荔枝,市场售价曾高达66元一斤,这让博学村一批荔枝农户走上了脱贫致富的道路。5月的海南正是荔枝丰收的季节。接受采访时,电话那头的陈统奎忙得不可开交。

  在陈统奎看来,返乡大学生再造故乡与公司开发乡村迥然不同,最大的区别,就是返乡青年对于故乡的热爱和期待。

  我很害怕“公司+农户”这种模式,他说,其结果是农民失去家园,只能给公司打工,他们本来是自己土地的主人,为什么要变成打工者?

  “我们千万不要‘公司+’,我们要‘返乡大学生+’”,陈统奎说,“我们是主人,我们要回到故乡带领乡民再造故乡,让我们的故乡可以有尊严有傲骨地站在这个地球上。”这是陈统奎的愿望。

  这也是青年返乡的另一层深远意义。乡村的建设不可能拒绝发展,但如何发展是个更重要的问题。随着美丽乡村建设不断推进,通过热爱故乡的返乡青年努力,通过多种形式的发展之路,因地制宜着手发展特色产业,才能让村民安居乐业,才能激活乡村生命力,最终实现乡村文化的延续。

  回归,为了更好地留下

  当我们涌入返乡人潮,回到自己长大的地方,下一步怎么走,该往何方?这也是青年群体要不断探索、反思、重新出发的一个问题。

 

  “农青F4”赵翼、刘敬文、陈统奎、钟文彬  新挑战总是与新机遇相伴而生,正在返乡创业新“蓝海”中学游泳的新生代也遇到了“新烦恼”:资金匮乏、融资困难;土地流转难;“规模经营”可能成为“规模亏损”……

  对于准备返乡的青年人,作为返乡创业“前辈”,陈统奎认为心态十分关键,与一般的创业追求速度、效率相比,返乡创业是“慢”的,要有耐心陪伴团队、村民成长。要做好心理准备面对资金欠缺的挑战。“在我创业的过程中,每一步都缺钱,但每一步都要先往前走。只要你是在做一件对的事情,慢慢地会感动很多人,帮你一起来成就这件事。”他还建议返乡青年尝试“半农半X”的生活,比如他自己就是半农半演讲,半农办写作,以这些收入补贴他做农业的收入。“在返乡创业的初期,活下来最重要,因此,不要放弃自己原有的优势和特长。”陈统奎说。

  对此,专家也呼吁提高“返乡创客”创业扶持政策的针对性。吉林大学教授王郅强认为,政府部门的相关激励制度还不够完善,应进一步细化相关政策,针对新生代职业农民的要求完善金融支持、创业服务,营造一个宽松、优越的土壤。

  而很多返乡青年也都开始自发组织起来,探讨返乡之路如何更好地走下去。

  2012年,由胡诗泽、陈统奎、吴国江、吴利来、林尤曼、张婷婷等返乡青年发起成立了返乡大学生论坛,旨在为返乡青年公益实践者提供交流平台,为青年成长和公益发展传递最有价值的声音。至今论坛已经连续举办了五届。

  近年来,全国各地也纷纷组织返乡青年、新农人的平台和线下聚会。仅在2016年上半年,在全国范围内就有陕西西安的“返乡计划——天南海北,共话成长”,贵州贵阳的“我所成长的地方”,湖北武汉的“武汉青年搞么斯”等十几场返乡主题的活动。

  “新农业的产业链是不健全的,需要一个组织。让每个单体弱小的新农人找到存在感,用小伙伴的力量武装起来。”新农堂创始人,“农青F4”之一钟文彬说。在他看来,每一个返乡青年都像是一个孤岛,这个时候,需要有股力量让大家抱团取暖。

  以分享、抱团为特征的自组织性,是网商群体的特征,也是“新农人”的重要基因之一。阿里研究院指出,返乡青年、新农人和热心新农人事业的各界人士通过自组织,已经搭建起一些旨在交流互助、资源对接的平台,如新农人联盟、新农人联合会、农禾之家等。通过这些平台,返乡青年们在不同环节之间的协作不断深化,大家发挥各自在生产、销售、服务等不同环节的优势,找到广泛的合作伙伴,把握住更多新的商业机会,从而使得整个价值网络获得多赢。

  青年返乡的潮流,甚至已经开始蔓延到了在校大学生群体。虽然还没有毕业,但是很多大学生已经开始了“候鸟式”的假期返乡。这种返乡行为不同于传统的返乡创业,而是大学生们在假期回家时将求学期间拓展的视野和新鲜的知识、理念带回家乡。无论是分享、讲座、座谈会,甚至只是咖啡馆里一场普通的谈话,都可能为家乡的本地年轻人带来启发,推动他们去做一些积极改变现状的事情。

  对于每一个走出自己家乡的人,“返乡”并不是一个陌生的话题。或许每个年轻人都有彼此不同的理由选择离开,在外闯荡,但他们都有一个相同的理由选择回家:那就是对那片叫“家乡”的土地的热爱。远离故乡的年轻人在外开阔了眼界、增长了知识,更新了理念,也有了一定的财富积累;同时,故乡也前所未有地需要他们。美丽乡村建设、农家乐民宿经济和农村电商的蓬勃发展,正以开放的姿态拥抱年轻的返乡创业大军。

  在互联网+时代,年轻人开始重新认识自己和故乡。离城、回家,这一条创业的轨迹愈加有吸引力。而他们的愿望也更加清晰:让我们的故乡依然有故事、有温情、有希望,有传统的积淀,更充满年轻的力量。